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国民大健康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楼主: 看海的人

善的种子(吉祥尊者)

  [复制链接]

397

主题

3

听众

1334

积分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龙士 中华龙士

发表于 2013-2-25 20:59:48 |显示全部楼层
0b7b02087bf40ad1b037a318562c11dfa8ecce7e.jpg

善的种子

无风。
金色的阳光,照耀在白茫茫的雪地上,气氛特别宁静。
阳光照在小燕的身上,在那冰寒的天气里,带来一份温暖。
是雁儿叔叔的真实语力量在静静地发挥效用。多生多世的真实语操守、至真无私的信念、一心专注的发愿、超凡的功德……连合起来发挥着超凡的法力。
也是小燕的功德。过去世,她对当时是修行人的雁儿叔叔生起恭敬心,结下今日的善缘。
也是大师与帝释天王的助缘,也是无名菩萨的指引,促成了今日法的力量之显现。是无名菩萨才深明雁儿的潜质与角色呵!才能拿捏准行动、选择与放手的时机。他不觉得自己厉害,「只是因缘,只是如此」。
雁儿叔叔现在面对一个最艰难的问题:怎么护小燕度过冬天?
回到小晶晶家里是不可能,也不合适了。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自由,不可能就此断送。小燕对人类主人的宠爱与喂养,已不再有信心。反而是,雁儿叔叔在她最艰难危险时,不顾自己的危险,千辛万苦地守护她。她还不知道去年雁儿叔叔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救了她,以及一直以来为她所作的祈祷与所费的心血呢!她不知道,雁儿叔叔也无意让她知道,只希望她从此能走向光明,得到真实清净无染的快乐。
「只有一个选择。」雁儿叔叔在想:「帮助小燕找回鸟儿的生存本能:飞!」
「不。」无名菩萨心想:「这回不只是你们的身要飞,你们的心也要飞。放下一切心的枷锁,无拘无束地飞吧!」
小燕想起雁儿叔叔为了救她,不惜让她讨厌,说了那么凶、那么狠的话,激发她内心的清明与斗志去度过那难关,心中生起无限的感恩与信任,不知不觉地,她已靠在雁儿叔叔的大翅膀下,哭了起来。
多情的妙音天女看到这一幕,又发挥她那改编词曲的急智能力,不禁又唱起歌来:
自然如此

OOOPIC_vipvip_20080814083437d21966982e18dac7401.jpg
多少因缘多少事
多少承担多少好
多少善因多少善报
如实是自然之道

多少爱心多少泪
多少真情多少义
多少善法多少法力
真惠是久之道
空的无我
悲的同体
明智可相印?
忍的无极
爱的太极
生心可无住?
一份体谅一份亲
一份包容一份广
一份超然一份自在
无碍是用之道 8016708_171258439187_2.jpg

这回天神们让小燕也与雁儿叔叔一起听到这首歌。
「这悦耳的歌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」小燕在想。
她从小晶晶的师父那里听过「空」,也听过「悲」,是很高很高的「法」。师父说:「悟了,就可做圣贤之事,对自己对众生都会有大惠益。」以前,她以为她悟了,现在却又不怎么懂,但至少听过。但「同体」、「无极」、「太极」……「生心」、「无住」……?她全不明白,只知道歌声很好听,很舒服,憾动心腑。
雁儿叔叔听到这首歌就触动内心深处一些古老的情感与体悟。「同体」就是打破人我差别,爱人如爱已,对别人的感受、成功与失败、快乐与痛苦感同身受。同样地,对自己、对别人的一切,明空无住而超然。
「无极」也就是「虚无」的力量达到没有极限的极点。
「太极」,也就是「有」的力量达到极点。
…………
但众天神为何要让小燕也听到这首难懂的歌呢?
「是小燕接受成长磨练的时候了,给她的心种下一个善种,往后终会成熟,终会产生实用价值。」天神们都这么想。
好听的歌曲是听了,在雁儿叔叔大翅膀下的小燕,感觉好温暖。可是,雁儿叔叔下一步要怎么办啊!天气冷、食物、飞行……每一道都是难题。但雁儿叔叔的第三个真语誓言,是必然不败的



2009223162336957_2.jpg
第廿三回 逼
大翅膀抱着小燕,雁儿叔叔闭上眼一动不动,在寻求如何走下一步的灵感。
静是动之本,无极是太极的基础。所谓无极生太极,或无极而太极,「先能无为而后无所不为」,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,就是在强调空净虚静的重要。文辞虽异,原理不差。能静才能定,有定才能生起真智慧。清明的心,才可能与自然界里的法相印。与法相印,才能开发出法的力量。
对,要靠法的力量。靠一己的盲目顽力,就像靠四肢欲游泳过海,倒不如扬起帆、借风力,乃至……
雁儿的心慢慢沉静清明,直到像一面镜子,像一面无波的水面,映在上面的月亮是那么圆满。
无名菩萨在兜率天观察雁儿心境的演变。
「可以了。」于是大菩萨把第一步心法印在雁儿的心里。
灵感到了!

「小燕吃饱了吗?」
「吃饱了!」
「想学飞了吗?」
「想!」
「愿意为学飞付出『代价』吗?」
「愿意!」
好单纯的回答!
「好!第一步,就要先学会『展翅滑翔』。叔叔会用爪子,把小燕提到小树枝上,小燕要把树枝抓好,就像抓住金笼子里的棒棒一样。好吗?」
「好!叔叔提我!」
于是,雁儿叔叔把小燕,提到约五尺高的树枝上。小燕一往下看,心里有点害怕。以前金笼子虽然有时吊得高高的,但毕竟是在笼子里,不会掉出来,故不会畏惧。这回,下面就是五尺远的地面了。
「小燕别怕!叔叔做给你看。哪!这样打开翅膀,锁着翅膀不动,尾巴直直的,双脚一跳……哇!好舒服哦!」雁儿叔叔滑了下去。
「雁儿叔叔好棒哦!」
「小燕试试看!」
「嗯……」小燕感到害怕,一直在树枝上摆动,不敢跳。「叔叔,小燕好怕!」
「别怕!别怕!有叔叔在,叔叔会保护你!」
「叔叔,小燕好冷!」
「敢敢跳!多动一动,就不冷。现在太阳正艳丽,小燕要趁机学会滑翔,再学会飞高。在太阳下山前,至少要飞到叔叔所居住洞穴的高度。」
「叔叔,小燕没力,小燕很饿!」
「小燕不是刚刚吃饱了吗?」
「不知怎么就是没力,不是饿是什么?」
「不,这是因为小燕心里害怕。害怕,就会夺去我们的力量。这不是体力的问题,不是饿这回事!」
「叔叔说小燕撒谎?」
「也不是撒谎!是小燕不明其理,所以说错了。」
「叔叔说小燕笨?」
「小燕不是笨,而是没有经验,这道里是要从经验中学来的。小燕别在意这些好不好?不要分心,注意力放在重要的事上。」
「叔叔总是催小燕,不给小燕自然的时间成长,小燕不依了!」
「唉!小燕又不听话了!别无理取闹了!下一步总要走下去啊!」
「你说我无理取闹?我告诉你,我刚刚从那么危险的小洞中跳出来,身体没力。你逼我,你才无理取闹!」
「别耍嘴皮好不好?这个训练是要赶紧的。拖久了问题会越来越大。」
「我可不是耍嘴皮。我现在很饿,我要吃东西!我要吃东西!」
「唉,这孩子!」
雁儿叔叔无奈地,又让小燕吃了一些食物。
「小燕准备好了吗?」
「你别催我好不好?!我刚吃饱,总要休息一会。小晶晶总会让我吃饱后休息一会,才请我唱歌的。」
「唉!坏性子一养成,就很难改了。」雁儿叔叔心里想到,却不敢再说出来。「真正的真心太稀有了!」

tooopen_13352686.jpg
「我告诉你,我才不像那两头黄莺一样,天天等待小晶晶疼爱、呵护。我可是会从艰苦中,闯出一条路来的燕儿!你瞧!我今天不是从小晶晶的家里走了出来吗?」
雁儿叔叔默默地听,没有反应。他知道,小燕的自傲,来自她失宠的自卑,是因为慢心,淹没了她的理性。看到这点,他不禁又对小燕生起无限怜悯。
良久,雁儿叔叔又有点着急了。外头的气候变化大,太阳会下山,风会再刮起来。小燕在温暖的屋子里住久了,不晓得如今这风止阳晒的良机在冬天里是不多的。无知者本应接受智者的引导,但小燕竟然要操控雁儿叔叔对她的帮助!
果然一会儿,风刮起来了。小燕打了几个寒颤,冷到哭了起来。
雁儿叔叔又过来哄小燕:「小燕学飞好不好?」
小燕听到雁儿叔叔温柔的话,也不好拒绝。于是又从头开始。
但小燕一到了枝头上,双爪就不肯放。此时再加上刮风,异常寒冷,她更展不开翅膀滑翔,因为翅膀一打开就露风,就更冷,冷得她缩起来。
于是雁儿叔叔把她放到三尺高的枝头上,希望这次比较低会好些。但还是不行,小燕被风吹到冷得打不开翅膀。
看来不逼不行了。雁儿叔叔心想:「三尺也跌不死,反正雪面是软软的。」于是,便把小燕给从后推了下去。
「救命啊!你要害死我啊?」小燕跌在雪上。跌下去时,她的翅膀很本能地拍了拍,毕竟她早晨还飞起过五尺高,也就没事。
「再来!」雁儿叔叔下令了。
第廿四回 看结果
有些众生的学习又苦又慢。
有些众生的学习虽苦却快。
有些众生的学习虽乐却慢。
有些众生的学习又乐又快。
有人说:是业,谁也改不了。
有人说:是业与业的模式,模式改一改就会好很多。
雁儿叔叔想让小燕发挥得最好,尽可能不苦又快,可能吗?

雁儿叔叔一话不说,就用爪子提起小燕,飞到四尺的高度,也不把她放到枝头上,直接就在空中放了她。她急得翅膀直拍,掉落地上。
「哇!……」小燕哭了起来。
雁儿叔叔也不理,一次又一次地把她提起放下,愈来愈高,也不听她抗议咒骂。
终于小燕知道叔叔是来真的了,抗议谩骂什么也没用,都要摔的,只好小心挥动翅膀下降。
慢慢地,她学会了展翅不动地滑翔。她开始欢喜那种滑翔的感觉,饥饿也忘了,也不觉得冷。
但她不会转弯,有几次,她在滑翔时撞上了树头,晕得满天星斗。雁儿叔叔教她摆动尾巴来操控飞行方向。慢慢的,她就学会了。至少现在,她不怕从高处跌落下来摔死。
小燕吃了一些食物补充能量,想懈怠一下。
「不行!一停下来就动不了,要继续飞才不觉得冷!」
「小燕很累嘛!叔叔一点都不体谅!」
今回雁儿叔叔学聪明了,不跟小燕说道理,只管做。他想:「太阳要下山了,我只有选择用非常手段来训练他了!」今晨他得到「果断执法」的灵感,到现在他才通晓,懂得实践了。
他开始从后方大力去撞小燕,小燕吓得直向前跳。他又直追过去,一撞再撞,撞得小燕好疼,双翅直拍起来。小燕飞了几尺,又掉了下去。开始是两三尺高远,接着是四五尺、七八尺,终于飞上了十尺高的松树枝头。
「够了嘛!叔叔,尊贵的雁儿叔叔!今天已进步那么多了!」
「不行,要飞进十尺高的山洞,不能刚刚好只能飞十尺,必须能飞得更高,必须有余力,到时才不会撞到洞边受伤。」
雁儿叔叔一说完,又紧追着要撞小燕,小燕真的振翅高飞起来,竟然飞到十五尺的高度了。
「好!今天可以了!小燕,吃点东西吧!」
「谢谢叔叔,尊贵的叔叔大师,以后别那么凶,好不好?」
「只要你用心学飞,叔叔也不必费气力逼你。」
「看结果。」蒙卡勒大师说:「修练在进步时,总有种种内外魔障。逆缘可以是障碍,顺缘也可以是障碍。逆障容易看清,最怕是顺障。顺障就是一切好的,讨好的内外因素,乃至成就感,让你自己放逸,自己成为自己的敌人还不自知。」
「看结果。不论做什么,不达最后的目标,绝不为任何小小的成就或好处所迷惑。好也增上,坏也增上。这样好与不好的体会、顺与逆的经历,都会成为我们前进的因缘。」
「看结果。最终的结果。只有时时刻刻,刹那至刹那间如实观缘,如实用缘,才不会在因缘变幻时僵硬不灵。」
「看结果。记得,一切以灭苦度苦为重。离了这个,一切成果都是虚浮不实的。诸佛也只教『苦』与『灭苦』啊!」
雁儿叔叔想起大师的话,心想:「你就是必须飞!谩骂也没用,甜言蜜语也没用!」
2869894_125156730192_2.jpg
第廿五回 理论与实践
他们终于飞回了山洞。小燕真的累了,当晚躺在雁儿叔叔温暖的大翅膀里,呼呼大睡,还睡得真香。
当晚小燕做了一个梦。她梦见一个白胡子的仙人站在云端,对她笑了笑,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。对她说了一句话:「生命的考题谁也避不了,你倒不如迎向它,全心为它付出『代价』,漂漂亮亮地度过它。」
雁儿叔叔也做了一个梦。他梦见自己带着小燕,无意间飞进一个森林大火的火圈里。火圈有约十公里直径,里头有许多小动物在哭泣,不知逃往何处。他必须放下小燕,叫小燕自己飞出去,她已有能力飞。于是,他一直来回背负他能背负的小动物,飞出火圈。直到最后,火圈越围越小,他奋斗到最后一刻,要救的也没救完。最终,他筋疲力尽,陪着逃不出的动物葬身火海。很奇怪的是,火烧到他身上时他还很快乐!
在接近醒来的迷迷糊糊之中,雁儿叔叔听到心里有一股声音:「你不能只教身体的飞行,你必须也教心的飞行。」
心的飞行?雁儿蓦然醒过来。对!那就是说,心要战胜自己,那必然是大师所讲的那些。但教小燕,要怎么下手啊?
「天啊!给我一点灵感吧!」
…………
灵感没来!原来灵感是越求越得不到的,有求就有染,有染的镜子照到的怎么会是真的呢?
「不!我自己要先战胜自己,实践一下自己要教授的功夫。」雁儿忆起自己先前的错误,可是他又静下来,放下一切,放下自己,放下小燕,放下内外世界……直到心如明镜。
此时,在大师身边所学过的法,在他心里涌现。这是他最近为了小燕的事忙忙碌碌而忘了温习的。对了!就是这样,灵感从他内心深处,浮现了出来。

突然,翅膀下的小燕在他胸膛上啄了一下,令他跳了起来!
「小燕『啄』叔叔干嘛?」
「小燕要看自己是不是在梦里,所以啄一下,看是不是真的。」
「无聊!起来吃点东西,吃完继续用功!」
「还要用功?昨天才这么辛苦,今天休息一会吧,叔叔!」
「不行。生命的考题谁也避不了,你倒不如迎向它,不用被逼。选择走向它,会比较快乐,会过得更漂亮!」
「叔叔说的话,好像是我梦中的仙人哦!梦中的仙人还对我说,要『全心为它付出代价』。叔叔好棒!」
「好!好!吃点东西吧!吃完继续用功!」
「哇!好严!句句不离用功。」小燕望了望雁儿叔叔,不敢再出声。

「叔叔,外头还很冷,可以迟一点再开始吗?」小燕又恳求了。
「可以。」太意外了,小燕高兴得不得了!
叔叔的下一句话更意外!「我们在洞内,上飞行理论课。」
「学飞还要学理论?」
「对!不只是身体要学飞,心也要学飞。」
「心要学飞?心怎么飞?」
「战胜自己就能飞。所以心要战胜自己。」
「自己……自己……怎么战?」
「首先,放下一切自己在捉着、造成自己不能自由自在做自己要做的事的东西。」
「我们的心?我们的心执着什么?」
「就如你昨天恐惧。」
「可是那是『自然』的反应啊!站在高处,一定会怕跌下来摔痛嘛!」
「对。那是『自然』,但那是『无知的自然』,不是『智慧的自然』。」
「叔叔是说,『自然』有两种?」
「也不是两种,也不是一种,也不是很多种。」小燕张大了眼睛。
「『自然』就只是『自然』。」雁儿叔叔的话很深奥。他顿了顿,又继续说:「火的『自然』就是带来光明与热量,水的『自然』就是能扑灭火,太阳的『自然』就是会日升日落,月亮的『自然』就是会圆缺转换,虚空的『自然』就是能任万物自由来去,生的『自然』就是会死,鸟儿的『自然』就是飞。这可以说是很多种『自然』,也可以说是一种『自然』,看你怎么说而已。怎么分、怎么数呢?那只是说法的不同。『自然』却只是『自然』。」
「那为什么恐惧会是『无知的自然』?『智慧的自然』又是什么?」小燕开始对雁儿叔叔的理论课程充满兴趣起来。
「你问你自己,当时你为什么会恐惧?」
「因为我怕跌啊!」
「好。那你可能跌,也可能不跌。但叔叔问你,恐惧能帮到你不跌吗?」
「嗯……没有。甚至还可能让我更容易跌。」
「那你为什么要恐惧?」
「那不是我要的!是……是没办法,是无奈的!」
「对!那就是关键!恐惧不是你要的,是无奈的。」
「但为什么说,恐惧是『无知的自然』呢?」
「叔叔问你,当你心生起恐惧时,你是不是想保护什么?或怕失去什么?」
「嗯……我想保护自己,我怕受伤、怕死、怕失去这个……这个生命!」
「但恐惧有帮到你保护自己吗?」
「有、也没有。」哇,好绝!全说完!
雁儿叔叔张大眼睛,看着小燕,等她说下去。
「有,是因为它让我不想去做危险的事。没有,是因为如果我真的做了,恐惧根本不会给我安全或做得更好。」
「对!那你最后不是做了吗?」
「是叔叔逼我啊!我没得选啊,叔叔!」
「好!如果你知道有件事你非做不可,如果你能不恐惧,你愿意让恐惧生起吗?」
「这还用说,当然不愿意!当我发现到叔叔硬要动粗的时候,我也没办法,只有专心小心落下去,免得摔痛,也就什么恐惧都没了!」
「叔叔也不是要动粗,只是没办法!但你看到吗?当你专心做一件事时,什么恐惧也没有?」
「对!」
「这是一点。刚才你说,如果你能选择,你不愿意恐惧,这是因为你已明白恐惧对你没有帮助,对吗?」
「对!」
「所以明白的心,不愿意恐惧的心,就是智慧的心。所以说,恐惧不是『智慧的自然』。」
「但即使明白,有了『智慧』,还是会在那种处境里出现恐惧啊!」
「对。那是『智慧』不够彻底、不够圆满。」
「那怎么才是更圆满的『智慧』呢?」
「刚才小燕不是说,恐惧是没办法,是无奈的吗?」
「对啊!」
「那恐惧会是你吗?你不能控制的东西属于你吗?」
「好像不属于我,就是控制不了!」
「那就是生命的一种真相。看得透,用『智慧』去深入看透那种真相,就能脱离恐惧,甚至断除恐惧。看不透,就控制不了恐惧了。所以说,恐惧是『无知的自然』。」
「能给一个比喻吗?」
「好。小燕,除了怕高,你还怕什么?」
「还怕……还怕蛇!」
「好,如果这洞里有一条绳子,你以为它是蛇,你看了会不会害怕?」
「当然会!」
「如果,你知道那只是一条绳子呢?」
「当然就不怕了!」
「这就是为什么恐惧是『无知的自然』,不是了知或『智慧的自然』。」
「即使我看清楚那地面,知道恐惧不能帮助保护自己,但我还是会怕啊!」
「如果要克服这种恐惧,你要看清的不是地面,也不只是恐惧没有帮助保护自己,而是你自己!」
「我自己?」
「对!太阳出来了,我们去学飞吧!这个以后再谈。」
「可是,叔叔,小燕想现在就知道答案!」
「理论是理论。实践──才能带来更真更深更实用的『智慧』。不然习惯了,会借沉迷理论来逃避当前的实践。一步一步实践下去,你就会明白。」
「还不是你先开始要谈理论。」小燕心里一片纳闷,现在又要到外头面对寒冷。
第廿六回 备险
小燕与雁儿叔叔一同跳到洞口,向面前金光灿烂的雪地望了望。
「小燕,你看,多美!」
「嗯。」小燕若有所思。
「你在想什么?」
「我在想,这洞口并不太高,以叔叔的飞行能力,昨天就可把我提回洞里,用不着赶在太阳下山前逼着小燕学到能飞上来呀!」
「叔叔当然知道自己的能力。叔叔只是以此作为昨天学习飞行的目标。只有当我们有目标时,才会学得好。再说,难得昨天风止阳晒,小燕也刚好有了战胜自己、跳飞出木石隙缝的经验,正好一股作气再接再励。不然一旦自己趋向舒服安逸了,在这种冷天气里,很快就会不想动了。」雁儿叔叔只说他能解释的,他没说出他的直觉与灵感的关键性作用。
「叔叔真有智慧!」
「叔叔关心你!」
「那今天的目标是什么?」
「小燕说呢?」
「叔叔说嘛!」
「今天小燕要学到有能力从这个山洞飞到那棵松树上,休息一会,再从那棵松树飞回这个山洞。怎么样?」
「哇,那么难!那要很多体力的,小燕行吗?」
「不难。只要小燕掌握到飞行技巧,乘风滑翔,如何消除阻力与如何善用能量。」
「这么多?能不能一天学一样?」
「不,这是一套的,得一起来。首先,我们先温习一下昨天学过的『展翅滑翔』。」
雁儿叔叔也不给小燕迟疑,大翅膀在小燕身后一拍,唱一声:「下去!」
「哇!」小燕来不及抗议,就往下掉,急忙打开翅膀。还真不得了,竟然滑翔了三十多尺远。
「飞上来!」雁儿叔叔又下令。
「叔叔不要逼我,我讨厌被逼!」
「飞上来!别想多多!」
「不要!」
「快上来!」
突然,在小燕身后约十五尺的乱石堆雪面上,露出了一双鹰一般的眼睛,在盯着小燕,是一只流浪的野狗!
「快上来!危险!」
「不要!」小燕耍赖。
雁儿叔叔顾不了那么多,直往小燕飞冲过去。野狗看到雁儿叔叔飞下来,正好是更好的猎物,直奔过来。
就在雁儿叔叔与野狗离小燕约五尺的距离,雁儿急智发觉不对,来个急转弯,绕去另一边。小燕一时慌到脚软,不知所措。野狗贪图大的猎物,也转去追雁儿,而放下了小燕。小燕才回过神来,一举飞回洞口。雁儿飞了一个圈,也回到洞口。
「雁儿叔叔!」小燕倚在雁儿叔叔身上哭了起来。
「好,好,没事就好。」
「对不起!是小燕不好,小燕不听话,害得叔叔差点被狗儿捉去。」
「叔叔倒不怕狗儿,只怕小燕被逮住。」
「但叔叔总要逼小燕?小燕讨厌被逼!」
「小燕啊!叔叔不逼小燕,小燕愿意自己磨练自己吗?小燕愿意尽自己的潜力,为学习付出代价吗?」
「愿意啊!」
「还说!小燕啊!你看到你刚才飞了多远吗?如果没有叔叔,没有野狗,让小燕自己飞,小燕会一下从下面飞上来吗?」
「下去倒不难,滑翔而已。上来就……嗯,小燕也真本领。」小燕始终不愿意归功于叔叔和野狗。
「小燕啊!在外面的动物世界里,是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在运作。时时刻刻都有风险。我们一定要充份发挥我们的天生本能,才能保护自己。这也是叔叔要小燕快快学好飞行的原因。小燕试想一想,如果昨天叔叔不是逼着小燕学飞,小燕今天能飞上来,能逃得过野狗的爪牙吗?」
「谢谢叔叔!」
「小燕啊!生命里的机会要充份把握啊!」
…………
「叔叔!为什么成长要那么苦?」
第廿七回 心与身
雁儿叔叔展开大翅膀把小燕拥在怀里,良久无言。小燕似感动,也似难过,不禁哭了起来。
雁儿叔叔也感到一阵阵心酸,心想:「唉!这孩子,从小就被关在笼子里,习惯了依赖喂养保护。鸟儿的自然生存方式,对她来说是真的苦了些。但生命里有更好的选择吗?」他想起自己的成长岁月……
「小燕啊!从前叔叔也曾这么想过,也想过种种生命问题,都没有得到圆满的答案。苦就是所有众生生命中的一部份。生、老、病、死、要的得不到、不要的又避不了、种种的遭遇。生命中好的东西留不住,不好的随时都会来,都会发生,始终没有安稳。弱肉强食,到底这一切是为什么?叔叔找不到答案。也只好尽可能带快乐与真惠给周遭的有缘者。不论怎么做,生命中都有苦。成长苦,不成长更苦,因为不走向老化,不走向死亡是不可能的。世上从来没有一个众生从古远活到今天。所以不肯成长,就等于不肯学习,并非能拒绝老化衰败。」
小燕抬起头望着她心目中有大智慧的雁儿叔叔。竟然还有问题是叔叔找不到答案,也克服不了的。
「难道世间真的没有答案吗?」
「叔叔还在寻找,叔叔找到了再告诉你。」
此时他想起雪山修行的蒙卡勒大师的一番话。
「我曾在雪山遇过一个大师,他说世间没有圆满的答案,只有跳出世间才会圆满。」
「跳出世间?」小燕充满兴趣地问。
「大师说,那就是死后不再投生做什么。」
「死了还能投生吗?」
「对,这叫做轮回。人可以投生做动物,动物可以投生做人。还有饿鬼、地狱、天堂……」他想起看「缘起宿命镜」的经历。
「哇!那一定是好好玩!还有天堂!」
「天堂是好玩,但若下到地狱就很苦了。像我们在动物界的,天天都在逃避危险,常常都要活在恐惧之中,都很苦的。」
「但,不再投生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?好可怕哦!」
「大师说,那是未曾证悟者所不能了解的。从前佛在世时说过,不再投生就是永恒的快乐……」
「佛是谁呀?」
「佛是一个圆满证悟者,有能力救众生脱离苦海的大圣人。」
「哦,原来佛也是人。对了!我好像听过小晶晶的师父提过,他还说过愿佛保佑我。嗯,佛……佛……好像越想越熟悉。」
「野狗走了。我们继续学飞吧!也得解决眼前的问题。」
「好!」

「小燕,你滑翔时身体很硬。要放松,轻松地保持那姿态就行。学飞虽说是苦的,但你的心不要去想飞行很苦,那会苦上加苦。要想想,熟悉了飞行后是很自由自在很快乐的事。心念快乐,身体就轻盈,也轻松,飞起来就不费力了。小燕,试试看。」
小燕试了几回,有些进步,但还是很费力,很快就没力,就累。
「叔叔,为什么叔叔能飞很久很高很远都不累,小燕飞一会儿就累了?叔叔也跟小燕吃一样的食物呀!」
「因为小燕还不习惯,所以飞行时心放得不够开,心还有自己制造的阻力。心有内在的阻力,身体就有阻力,相互抵抗,就耗费能量。所以一会儿就累。」
「心真的有那么大的作用吗?小燕还以为飞行只是身体的事!」
「小燕记得吗?当那只野狗冲向小燕时,小燕不是一时慌到不会飞了吗?」
「对呀!后来他追向叔叔,我才突然间恢复勇气飞起来。」
「这就是了!当我们的心处在不好的状态,如恐惧、怀疑、生气或任何不好的心境时,我们身体的表现就大受影响。」
「所以叔叔说『不只身体要飞,心也要飞』,对吗?」
「对!但心要飞,也不只为了身体要飞,心要飞是有更大的意义与作用的!」
「什么意义与作用?」
「说来话长,我们继续训练,以后慢慢小燕就会明白。」
「又是要等以后。」小燕心里又纳闷了。

相关帖子

心如莲花开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论活跃会员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关于我们|网站说明|意见反馈|中华龙士 ( 粤ICP备14004774号 )  

GMT+8, 2019-9-22 02:30 , Processed in 1.093757 second(s), 16 queries , Wincache On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