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国民大健康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4|回复: 0

邂逅在江南的一场爱恋nwyr0emd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0

听众

3万

积分

十级文明大使

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Rank: 55

发表于 5 天前 |显示全部楼层

我不知道在以后我的生命中会有多少个女子能与我不期而遇,或许在咖啡厅的一角;或许在旅途的座位边;抑或许在街角不经意的擦肩中然后在慌乱的流年中,邂逅一场如花般的爱恋。像绚丽的烟火,在彼此的心间,留下美丽,留下温暖,留下难以忘怀的回忆。
宛林夕就是这样的女子。相思如红豆,越蓄越多。爱情如风筝,终会断了彼此手中的线,越飞越远。我们的爱情,邂逅在多雨的江南中,却流浪于迷乱的时光里。
遇见她是在几年前,那时的我们对于爱情只是懵懂,却害怕接受,哪怕是有心人的点破。如果时间能多给我们一些勇气,那何须这么多的遗憾、感慨。
那是三月初,天气渐渐转暖。公司组织去旅游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江南,一大早便收拾好东西,踏上了旅程。
起初大家都是兴致勃勃的,一路颠簸,天慢慢黑了下来,大家都睡着了,我靠在车窗上观望。寂静的夜色,窗外一片漆黑,一两点星星寂寞地挂在天边。不知过了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许久,我睡得迷迷糊糊,同伴摇了摇我,快下车,到了!醒来已经是早晨了,我兴奋地站起来冲到车外。
一路上,大家都有说有笑,我们所去的地方是一个叫水镇的小城镇,因为是小路,只好靠步行。大家绕来绕去也不知道绕到了哪儿。只好寻个本地人盖百霖副作用打听打听,偌大的古镇,想要找个人却显得那么难,走了大半天也没看到个人影儿。
大伙只好坐在路边歇息,眼看着已经过了中午,大家也总不能傻坐着,前行了10多分钟,望见了一条小溪,溪边种着许多柳树,清澈的溪水缓缓地穿过城镇,青石的古道,敲击出清脆的脚步声。小镇都是由古色古香的房屋组成,无不透露出历史的痕迹。
走了不大一会儿,终于望见了一个姑娘倚在溪边的柳树边。大家推嚷着让我去,无奈的我只好过去。姑娘始终背对着我们,我也不好大声嚷嚷。走到了姑娘后边,她仍旧没有发现我。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一个淡淡的转身,那样纯澈干净的脸庞,明亮的双眼,我傻傻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姑娘好奇地打量着我,请问,有什么事么?话语间带着浓重的方言。我回过神,哦,请问水镇怎么走?我们是从外地来旅游的,迷路了。姑娘伸手指了指溪流,沿着这溪水上游走,过不了一会儿就到了。我谢过了姑娘便去找同伴了。
大伙又一起出发了,旅途中,我不断地回头望。姑娘依旧倚在柳树旁,纤长的柳条,清澈的溪流,古色古香的城镇,倚在溪边的女子,宛如名师笔下的画卷。不住地回头,回头,直至望不见她的身影。同伴调侃地戏弄我说:喜欢人家就去追呗,不然扭伤了脖子可没人管你。我憋得满脸通红却说不出一个字。
不大一会儿到了水镇,大半天的路程,大家早已是疲惫不堪,都早早地吃过晚饭便歇息了。我却怎么也睡不着,一个人趴在窗台上,此时的天并未黑尽,偶尔一两鸟只晚归的鸟儿划过山间。不大一会儿,一弯月牙徐徐升到了山头。柔和的光洒向寂静的古镇,统统融入江南的梦中。
一个人悄悄打开院门,轻掩上了门便走出去了。大街上没有任何人,只有自己和那影影绰绰的影子作伴,沿着街边的仍旧是那条溪流,只是此时能够清晰地听见水流声音,清脆,悠远,久久回荡。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,回过头是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孔,我惊讶地望这她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她却调皮地说:怎么?不认识我啦?我吞吞吐吐地回答,不,不是。我和她并肩坐在了小溪边,她告诉我她叫宛林夕,很诗意的名字,就像她的性格一般。她说她也是水镇的人,因为家庭原因,初中毕业就未继续读书了。她告诉我她想去外面,她不甘心埋没在这个小镇。我替她叹惜,叹惜的不是她命运的困苦,只是她不知道外面世界的繁杂。
走的时候她对我说:明天一起出去玩,我带你去梨园看梨花。没理由拒绝,也点头答应了。第二天同伴都打算去后山玩耍,一大早便敲门,快起来,我们要出去,你去不去啊?还是要去找你那姑娘?外面又是一阵哄笑。而我迟迟不肯起床,无奈他们只好先走了。等到大家都走远,我便快速起床,如约来到了小溪边,她早已经等在了那里。等到我走到她身边,她回过头淡淡地微笑道,你来啦,我带你去梨园玩吧,跟我来。我说:你挺早的。我顺从地跟在了她后边。不一会儿便望见大片大片的白,她伸手指了指,你看,这么大片的梨花,可是很难见到的呢!我点点头回应她。
她把我待到了梨园,满院的花香,醉人心。她拉着我的手,奔跑于繁花之中,跑了很长一段路,她把我带进了一个小木屋。她找出了一只风筝,笑嘻嘻地对我说:走,我们去放风筝吧。她把我带到了一个相对开阔的空地,我一个人蹲在草丛中,呆呆地望着她,掏出相机一张又一张。她总是回过头对我淡淡的微笑。
等到风筝飞得高高的,她则静静地坐在我旁边,两个人一句话也未说。平躺在草丛之中,暖暖的春日,浓郁的花香,伴着清脆的鸟啼,她侧过脸问我,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?我假装没听清楚,什么?她只是摇头说:没什么。之后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,慢慢的我有些困倦,不一会儿我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梦里不知道谁在我耳边喃喃道,带我走,好么?我也没大在意,醒来已临近中午,她站在一旁已经收好了风筝,回过头对我说:中午了,去我家吃饭吧。
跟着她穿过了一大片,来到了一坐小房子,屋顶早已是升起了炊烟,恐怕家里有人吧。我有些胆怯,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,平静地对我说:没事,就我和奶奶两人在家,爸妈都外出打工了。我淡淡的哦了一句。
进屋老人听见有脚步声便吆喝道,林夕,吃饭了!死丫头,大半天都跑哪去了!老太太听见有生人的声音便走了出来,呦,有客人啊,快进屋。说着便把我拉了进去,林夕无奈地对我撇嘴,我想这里人大多都是如此好客吧。
老太太和我闲聊了很多,我只是不住地点头回应着,林夕则一个人在厨房忙活着,不大一会儿便端上了几道菜来。吃过饭,等林夕忙完,我便急着要走,老太太热情留客,我却果断拒绝了。觉得不好意思,便答应下次还会再来。林夕一直把我送到了溪边,然后对我说:回去吧,别让大家为你着急。走了许久,回过头她依旧还在原地,她朝我挥手,我也对她挥手,示意她回去。可是直到我望不见她,也没见她回去。
回到住处,大伙都还没回来,房子的主人阿姨问我: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,他们呢?我随口答到,或许等会儿吧。一个人回到房间,仔细地看着上午的照片。绿油油的草丛,映衬着雪白的梨花,林夕如同一直轻盈的蝴蝶,嬉闹于花丛之中。那一抹纯净的微笑,总是给人以脱俗之美。
之后每天,我都会到溪边去等她,而她总是会准时出现在溪边,她总是喜欢拉着我的手,漫山遍野地跑。眼看着一个月的假期将至。再次去梨园,花期早已过了,枝干满是嫩绿的浅芽,小小的梨子零星地点缀在其间。老太太大老远的便迎了上来,激动地拉着我的手,把我引到了屋里。吃过午饭,趁她俩人不注意,便离开了。
一个人独自走在路上,时不时地回头观望,却始终不见她的影子。回到房间,一个人躺着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,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。外面人声不断,似乎挺热闹,穿好衣服走出房门,一眼便看见是林夕站在院子里,一群人围着她有说有笑。等到我下楼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,我脸顿时滚烫,真不知道当时脸有多红。
大伙围着我瞎起哄,小李拍拍我的肩膀说:小子,不错哦,给大伙介绍介绍这姑娘呗。我吞吞吐吐说不出一句话,只是一把拉住林夕的手往门外走。
走到溪边,并肩坐在桥墩上,好奇地盯着她。她只是不好意思地说:我不是故意让你难堪的,只是你们居住的地方是我姑姑家,我来有点事没等她说完,我就一把抱住她,她愣了一下。我凑到她的耳旁说:林夕,等我,我一定会来找你的。她只是淡淡的点点头,眼里闪过一丝忧伤。夜半,我俩并肩坐于桥头,清冷的月光笼罩这小镇。她只是轻轻靠在我的肩上。倘若时间能够停止,我希望就是停止在此刻。远处不知是谁家多情的人儿,怨笛声声,我俩都不觉泪流满面。
走的那天,林夕依旧倚在溪边的柳树旁。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,叫她也不答应。因为赶时间只好急匆匆地离开了。
再绚丽的烟火,终究也是烟火,有精彩的绚丽,也会有无声的落幕。之后竟再也没有见过她,也去找过她,听说她已经嫁人了。或许,有些爱,只能中科白癜风医院好吗错过,任其流浪于时光之中。只是,再也没有遇到那样祥和的古镇,再也没有见到那般纯澈的溪流,那些垂柳,那个女子,久久不能忘怀。倘若,我能勇敢将其带走,又会是怎样的结局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散文在线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论活跃会员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关于我们|网站说明|意见反馈|国民大健康 ( 粤ICP备14004774号 )  

GMT+8, 2017-12-13 17:21 , Processed in 1.343750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Wincache On.

回顶部